• 金铁霖:要让中国声乐走向世界

    金铁霖,1940年出生于哈尔滨,满族。中国著名歌唱家,声乐教育家。 历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音乐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民族声乐学会副会长。 在教学中培养出许多优秀的歌唱家和声乐演员。其学生在全国性的声乐比赛中获奖70余人次,获省市...

  • 杜地:新时期的“长征之路”

    人物简介 杜地,男,1952年生人,通化人,大连九龙汇集团总经理,国际长征运动会发起人。坐拥30亿资产。杜地提倡的国际长征运动会在继承中走出了一条新时期的长征之路,他首开先河,将长征精神跃迁到一个崭新的领域,引入到运动盛会当中。这种精神与意志延伸...

  • 方中信:要学会经常反思自己

    人物简介 方中信,1963年3月17日生于中国澳门,原籍海南,中国港澳影视男演员。 1986年参演首部电影《逃出珊瑚海》入行,1987年,主演电影《朝花夕拾》。2002年,在电视剧《一切从结婚开始》中首次担任监制。2005年,凭借电影《旺角黑夜》提名第24届香港电影...

  • 闵鹿蕾:我的努力和奋斗就是为了不下课

    闵鹿蕾,1963年出生于北京大兴,1982年至1997年效力于北京首钢男篮,司职主力后卫,曾多次入选国家队,现为北京首钢男篮主教练、U21国青男篮主教练、中国男篮助理教练。在CBA2011-2012赛季,执教生涯第一次获得总冠军。...

毕业季租金又涨,别让房租吓跑年轻人

抑制“天价片酬”,业界担心“落实难”

让“新锐”多“新”一会儿

退出是市场发挥决定作用重要环节

振兴乡村教育的关键在哪里?

毁誉参半,一文看透拼多多背后的营销套路

“谁来带孩子”之问让我懂得为人父母之责

工业如何反哺农业?日本提供了这些启示

游泳馆救生员,不能沦为摆设

青藏高原见证中国生态文明的世界贡献

对标机器人全球竞技格局 中国需要深度布局

国家赔偿不是对错案的惩罚性报复

“货拉拉”变“人拉拉”监管要跟上

教育规律的三重本性

扶贫干部与贫困户结缘,不必过度解读

人工智能时代,法律的发展应注意什么?

我们可以从征信大数据里挖掘到什么?

多少鲜血才能唤醒对规则的敬畏?

大学生创业要防止“套路贷”乘虚而入

法国足球体系的胜利

美国人牙齿里的阶层政治

暴雨缘何让日本如此不堪?

如何看待P2P网贷平台的风险事件?

限制老赖子女上学,法律边界在哪

限制老赖子女上学,法律边界在哪

国企薪酬分配制度改革宜突出市场化方向

不要让孩子输在“抢跑”上

知识分子不能只想着当富豪更不能当“土豪”

对外开放补齐养老市场“短板”

什么样的社会制度,能让更多的人崇尚善行?

别让科研人员精力都耗在报表上

做不了“天外飞仙”或“妙手神医”,新经济仍需行稳致远

学校教育被超纲校外培训绑架,如何给它松绑?

老年人热衷投资反映了什么问题

罚吃生鸡蛋算哪门子企业文化

教授性骚扰,不能止于内部“处分”了事

2020:中国扶贫不惑之年的新门槛

流量下沉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对个性化推荐你烦了吗?

共享经济看上去很美,但需谨慎前路乌云

大学生“慢就业”折射中国社会转型趋势

拿什么充实00后的阅读世界?

产能过剩需要国际社会集体应对

贫困代际传递的惯性怎么破?

向“互联网+”要精准助农的新电商动力

更该完善未成年人“准犯罪”矫正功能

政务微博发世界杯消息,错了吗?

AI医生能取代人类医生吗

民办高校,都该来一场“年度考试”

对电商专供产品须加强监管

世界杯,用变化的眼光打量新世界

“红色旅游”要警惕公款消费

生活中的荒诞戏,让人心凉凉

让每个有难人感到社会的善意

深化“放管服”改革,要拿出实招硬招

抓好政治建设这个党的根本性建设

农村“尬厕”泛滥,形式主义歪风要彻查

吃顿散伙饭要“被辞职”,这样的企业格局太小

坚决撤回扭曲市场的公权力之手

“熊孩子”出没与好妈妈的教养

重拳治乱象方能推进影视繁荣

让网络假货无处藏身

让真正的荣誉凝聚起“中国精神”

高晓松的假球阴谋论,为啥那么火

怎么看待高中校门口摆放坦克

短命豪华公厕不能一拆了之

花132亿美元办世界杯,俄罗斯到底亏不亏?

像治理酒驾那样啃下更多“硬骨头”

中国足球不能幻想“躺进”世界杯

摇号不能给投机者留下空间

企业成长的7个管理洞见

师生不再互相麻醉,快乐不是大学唯一标准

向“假整改假治污”出重拳

“头腾大战”:大,应该有大的样子

“拘留起哄跳楼者”是一堂生动法治课

“无烟诉讼”获胜,绿皮车应全面禁烟

政务微信“神回复”都是机器干的?

宽进严出 淘汰那些“混”大学的学生

黄浦江的梅雨, 能否洗去中国电影的忧伤

斩断误导青少年价值观的利益链

事实调查何需半夜两点?

捡手机索要报酬,到底丢了谁的脸

授权“小班长”抽打同学,这样的教育要反思

谭氏祠堂被强拆折射古建筑保护之殇

“住新房”和“吃饱饭”岂能二选一

自诩“中国第一”的广告,应该被处罚

法院收“求情公函”放老赖尴尬了谁

社保卡“沉睡”,职能部门别只“努努嘴、摊摊手”

周鸿祎:创业者需要不端、不装,有点“二”

不封禁垃圾短信,却拉黑举报人

养老陷阱,需要监管斩断黑手

33份罚单为何管不住排污口?

如何看待中国高校世界排名的变化?

看电影,是一场修行——上海电影节观影热潮思考

无能者才会向幼儿施暴

对抗霸王条款需要司法助力

整治洞庭湖“私家湖泊”不该等待17年

个税改革,也应“最多跑一次”

“游戏成瘾”被列入精神疾病范畴,我们该如何看待?

中国足球到底该向冰岛学什么?

养老金中央调剂应兼顾公平与效率

世界杯版“警方提醒”更接地气

纪录片年轻化要贴近更要引领

“山寨店”背后是顽固的“山寨思维”

“脱欧”关键法案撕裂英国社会

别让世界杯激情冲淡守法意识

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高校招生广告的创新值得鼓励

手绘墙走红,不妨给艺术多些空间

“高考满分/零分作文”为什么总有人信

“选座社交”别把个人信息当卖点

电影别得了票房丢了观众

维权手段不升级,流氓APP难消停

世界杯也是一部 “中国制造”成长史

“人工智能+制造”最终目的是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

理性看待大学排行榜

治理虚假药品广告,不能仅抓“业余演员”

民营医院可以营利 治病救人是底线

3D打印,是福是祸?

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创新应该做什么?

网上设群对骂,可以休矣

不要把城乡发展对立起来

防范电商大促“先涨后折”需全方位监管

“上合版”致青春,引领青年与时代同向同行

从经济发展的视角看环境保护40年

确认过眼神,华为和科大讯飞是彼此对的人?

海草式上网:如何拯救我们摇摆的注意力?

“租一族”崛起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从容应考标志社会进步

历经17年,“上海精神”为何历久弥新?

新一轮金融监管改革的变与不变

消费者权益保护要从源头做起

高考,为青春点赞,为梦想加油

“电子鸦片”成社会毒瘤:虚拟的世界会摧毁我们的新生代

日本降低“成人年龄”,这能缓解老龄化危机吗?

别拿招商引资当违规“挡箭牌”

创新驱动的实质是人才驱动

如何培养出不被机器人抢饭碗的孩子?

确保人才,才能让乡村发展后继有人

不能放任电动自行车“风驰电掣”下去

农家书屋不能沦为形象工程

对儿童文学作品要“深看一眼”

网约公交车可弥补公交服务短板

高考专业选择热门的不如适合的

电影院儿童电影为何这么少?媒体:创作者视野未打开

“返童族”:那些童心未泯的年轻人

张文中案改判无罪,为企业家和产权保护撑腰

美丽中国,人人是建设者

化解"阴阳合同"嫌疑,不能回避税务二字

人工智能崛起引发担忧,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搜索引擎是否在操纵我们的思维?

郑永年:中国说自己不称霸,西方为何不信?

未来十年,哪些市场可能撑不住?

石油与政治:沙特的“七伤拳”及其背后的国际政治博弈

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历程、挑战与应对

欧洲前途系于如何摆脱意大利困局?

特雷莎·梅“输”了,英国政治格局已非昨日

冯仑:无边界社会,我们该怎样学习和创新?

李广乾:智慧城市建设应遵循信息化规律

许成钢:相比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对中国更重要

推动法国“脱胎换骨”,马克龙未来有哪些挑战?

贺雪峰:“三个轮子”一起转,才是最好的城市化

陆铭:一线城市的高房价是供需错配的问题

《深夜食堂》为什么会“垮”掉?

马家辉:写给香港的一段性史,或心史

曹文轩:中国文学 风景这边独好

曹德旺:最“苛刻”的首善

蒋国平:智慧城市是物联网的应用表达

石子义:另一个角度看美容行业

钟保家:我老家在泉州,祖国永远是我母亲

刘子歌:没得金牌不遗憾 希望回归正常人生活

贾振丹:我要通过影像让中国文化打动世界

安妮宝贝:对过去不需要有任何羞耻感

黄共流:农村金融改革 给农民带来发展

孙旭培:适度的新闻自由要靠新闻立法来界定

王绥桓:深藏不露的国宝俏雕